Loading

中年男人看著小夥子手中熟悉的玉佩,臉色驀地一變,顫顫抖抖地接了過來,仔細端詳了許久,緩緩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枚大小一致的玉佩,和小夥子遞過來的玉佩合在一起……

中年男人看著小夥子手中熟悉的玉佩,臉色驀地一變,顫顫抖抖地接了過來,仔細端詳了許久,緩緩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枚大小一致的玉佩,和小夥子遞過來的玉佩合在一起……

中年男人看著小夥子手中熟悉的玉佩,臉色驀地一變,顫顫抖抖地接了過來,仔細端詳了許久,緩緩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枚大小一致的玉佩,和小夥子遞過來的玉佩合在一起……

兩塊方形玉佩完美地結合在一起,組成了一塊精美的長型玉佩:玉佩的中間雕刻著大大的「威爾泰邦」四個字,玉佩的兩邊各雕刻著一隻栩栩如生的對龍和一隻活靈活現的對鳳,龍頭和風頭的下方分別刻著「格拉克達」和「永守赤焰」兩行小字……

「你在哪裡找到的?」中年男人激動地問道。

小夥子指了指沙發上的霍恩彥,一臉疑惑地嘀咕道:「從這個男人的口袋裡掉出來的!我碰巧撿到了!奇了怪了,這個男人很面生啊!」

中年男人走近霍恩彥,謹慎地盯著沉睡中的霍恩彥,神色複雜……

一身淑女裝扮的趙妮娜遠遠地看到沙發前面圍著一圈人,心裡「咯噔」一下,著急忙慌地跑了過去。

趙宏志見趙妮娜過來了,微笑著解釋道:「妮娜,這是你岑叔叔!」

「岑叔叔好!」趙妮娜禮貌地喊了一聲。

岑炑微微一笑。

「這是你岑叔叔的兒子,岑旭!」趙宏志繼續介紹道。

「你好!」趙妮娜露出一個淑女式的微笑。

「你好!」岑旭禮貌地回了一句,將視線落到霍恩彥的臉上,一臉納悶地嘀嘀咕咕:「奇怪!這人到底是誰啊?為什麼會有我家的玉佩呢?」

「什麼玉佩?」趙妮娜一臉疑惑地問道。

「妮娜,這位霍先生到底是什麼人?」趙宏志盯著霍恩彥,不解地問道:「你和霍先生很熟嗎?他為什麼會有你岑叔叔家的信物?」

趙妮娜一聽,瞬間懵圈:霍恩彥的身高、體重、飲食偏好這些她倒十分清楚,其他的,她壓根沒打聽到!

見趙妮娜面露難色,一向精明的岑炑察覺到霍恩彥的異常沉睡,緩緩說道:「還是等這位先生醒來了,當面問吧!」

趙宏志朝一旁的管家使了個眼色,管家會意,領著兩名家丁直接將昏睡不醒的霍恩彥帶回客房…… 「升空!立刻升空!」

意識到中了埋伏,拉帕頓第一時間下達了命令,命令所有戰艦立刻升空。

這個命令看似很簡單,可卻是拉帕頓唯一能夠傳達的命令了。

還是那句老話,只有空魔戰士才能阻擋空魔戰士,在己方空魔戰士中了埋伏而被全滅的情況下,拉帕頓面對撲向艦隊的敵人,他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,除了能讓戰艦升空外他還能做些什麼?

什麼都做不了。

實際上別說其它事情,就連讓戰艦升空這件事,他也難以做到!

錦繡田園:山裡漢的俏織娘 因為艦隊距離貨船的距離實在太近了……

之前說過,拉帕頓率領艦隊趕到時,正直深夜,所以為了方便空魔戰士調查,他命令艦隊下降的非常低,並且為了給空魔戰士照明,他早就讓艦隊包圍了貨船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從貨船中衝出來的卡琳娜等人,與戰艦的距離簡直就是近在咫尺,幾乎在轉眼間就足以攻擊到戰艦。

瞬間沖向一艘驅逐艦,林峰騰空而起出現嗎在了甲板上空,抬起手就打出了一連串的魔能彈,頓時就讓甲板上的船員抱頭鼠竄。

而就在船員們都以為他準備降落至甲板的時候,林峰卻停止了攻擊,竟然轉身走了。

眼看著他突然出現又突然離開,船員們都蒙了,可沒過多一會兒就有人大喊道:「他在攻擊船身!」

聽到這話,靠近船舷的船員立刻向外看去,然後就發現林峰已經飛到了戰艦的側面。

這個時候的他,正雙手舉著錘火特別製造的巨劍,向著船身就一劍砍了上去!

咣當一聲,船身上厚重的裝甲被砍中后發出了巨大的響聲。

但凡是大型戰艦,除了擁有防禦網外,戰艦本身也同樣裝備了厚重裝甲,為的就是在防禦網破掉后可以憑藉裝甲抵擋攻擊,因此如果僅憑一個空魔戰士,想要單挑一艘大型戰艦還是很困難的,這需要相當的技巧。

林峰現在的做法看起來有些笨拙,竟然在瞄準了厚重的裝甲進攻,可實際上這對他來說卻是最快的方法,因為林峰的戰甲遠戰能力並不強,他這套戰甲的優勢幾乎全都集中在了手中的巨劍上,這把巨劍的攻擊力極強,哪怕是面對厚重的裝甲也完全砍得動。

而只要將裝甲破開,他就能直接進入到船艙內部。 此情可待:總裁戀人不聽話 而他選擇的位置,則正好是為戰艦提供動力的魔法石所在的位置!

所以也就四五劍過後,驅逐艦的船身就被林峰硬生生的砍出了個大窟窿,緊跟著他就一頭沖了進去,半分鐘不到的時間過後他便急速飛出,但還不等他飛出去很遠,身後的驅逐艦就發生了大爆炸!

在爆炸產生的衝擊波下,林峰被沖飛了十幾米遠才停下,然後就又沖向了另外一艘戰艦。

就在他飛向另外一艘戰艦的過程中,不遠處又有一艘戰艦垂直向下重重墜落在了地面上,由於墜落的地點距離自己比較近,林峰就看了一眼,正好看到卡琳娜從墜落的戰艦上飛了出來。

「這女人……真厲害……」

發現擊沉這艘戰艦的人竟然是卡琳娜,林峰就暗自驚訝,他記得很清楚,卡琳娜剛才不是在阻擋對方空魔小隊的隊長嗎?

確實,卡琳娜剛才確實在阻擋敵方空魔小隊的隊長,但現在她已經將對方殺了!

雙方同為空魔戰士,同樣穿著第五代專用戰甲,但是在卡琳娜面前,那位空魔小隊的隊長卻是連五分鐘時間都沒堅持住,幾個回合就被斬落當空。

在殺了自己的對手后,卡琳娜就立刻加入了攻擊戰艦的隊列中,並以最快速度摧毀了兩艘戰艦,實際上在林峰眼前墜落的這艘戰艦,已經是卡琳娜擊落的第二艘戰艦了。

如此一來,隨著洛奇這邊越來越多的空魔戰士衝出了貨船,加入到進攻戰艦的隊列,拉帕頓的壓力陡然而增,一艘接一艘的戰艦在空魔戰士的進攻中不斷解體或墜落,戰局頓時變得岌岌可危。

不過拉帕頓至少還有一個優勢在,那就是數量和質量,己方空魔戰士被全滅確實讓他陷入到極大劣勢,但別忘了他所率領的艦隊足有五十餘艘戰艦,並且全部由大型戰艦組成。

這等數量,這等規模的艦隊,即便是一動不動的讓空魔戰士來打,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被打垮的。

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。

洛奇這邊的空魔戰士只有四個小隊,其中實力最強的就是卡琳娜,也只有卡琳娜一人穿的是第五代專用戰甲,因此除了卡琳娜之外,往往需要兩三個甚至三四個空魔戰士一起才能擊沉一艘戰艦,即便也有一些人能夠獨立擊沉戰艦,比如林峰這種,可消耗的時間卻也非常多。

這就給了拉帕頓機會,在他的命令下,所有戰艦全力上升,雖然這個過程中損失在不斷增加,但相比於整支艦隊來說,被擊沉的戰艦終究是少數,七八艘?十幾艘?最多如此了,絕大部分戰艦還是順利來到了森林上空。

而對於拉帕頓來說,一旦部隊順利上升至高空,他們就有機會撤退了,大不了到時候再損失一些戰艦,相比於全軍覆沒這沒什麼大不了的。

可惜他算盤打的不錯,卻早已被洛奇等人預料到!

當拉帕頓率領絕大多數戰艦成功飛到到森林上空時,還不等他們高興,就看到在遠處同樣有一艘接著一艘的戰艦從森林中飛起!

「這是……」

發現四面八方不斷有戰艦升起來,拉帕頓先是一愣,緊跟著就明白了怎麼回事!

顯然,除了空魔戰士外,洛奇他們還有埋伏,這個埋伏就是他們的艦隊!

為什麼這次埋伏被稱為黃雀計劃?

就是因為洛奇他們既要當捕蟬的螳螂,又要當在後的黃雀!

而看到洛奇的艦隊出現,拉帕頓的心就徹底沉到了谷底,他知道,自己這次是真的完了……

不,自己還有機會!

看了看遠處的艦隊,拉帕頓敏銳的發現自己還有一線生機! 徐沐謙看著沉沉入睡的霍莞伊,心疼不已,輕嘆一聲,拿起手機去了隔壁房間……

赫連燁靜靜地看著憔悴的霍莞伊,雖然一臉平靜,心底卻擔心到了極致!

司洋和喬家的家庭醫生大眼瞪小眼,畢竟有赫連燁在,倆人也不敢拌嘴,頻繁斗著眼神……

徐沐謙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是無人接收,皺眉思索了一會兒,心有不甘地再次撥了過去。

「喂?」電話那頭傳來一道陌生的女聲。

徐沐謙一愣,疑惑地看了看手機屏幕,確定撥出的是霍恩彥的號碼后,詫異地問道:「你好!請問,機主本人呢?」

「你是霍先生的朋友么?」陌生的女聲再次傳了過來。

徐沐謙再次一愣,緩緩答道:「是!」

陌生的女聲語氣里夾雜著一絲興奮:「你好!霍先生喝醉了,在我家休息,等他醒了,我告訴他你有打電話給他!」

「?」徐沐謙詫異不已,禮貌地問道:「請問,你是?」

陌生的女聲發出一串咯咯的笑聲,笑著說道:「徐先生,你放心好了!我們趙家會照顧好霍先生的!」

「那麻煩你們了!」徐沐謙禮貌地道了謝,心底疑惑不解:是那個趙家么?霍恩彥為什麼在趙家?

「醒了醒了!」司洋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。

不等徐沐謙開口,司洋拉著徐沐謙便往霍莞伊的房間跑,邊跑邊嚷嚷道:「四哥,莞伊醒了,我們搞不定!」

「放開我!我要找我哥哥……」還沒進門,霍莞伊的聲音便傳了出來。

赫連燁和家庭醫生一人一邊,按著霍莞伊的胳膊和腿不讓她起來……

徐沐謙看著一臉委屈的霍莞伊,心疼地說道:「赫連叔叔,你們先去外面吧!我和莞伊單獨說會兒話!」

霍莞伊一聽,像是來了幫手一般,底氣十足地往外攆人:「你們快出去!再不出去我要報警了!」

赫連燁和家庭醫生一臉無奈地鬆開了手,訕訕地走了出去……

「你也出去!」徐沐謙頭也不回地說道。

「哦!」司洋失望地應了一聲,站在門外帶上了門。

房間內只剩下霍莞伊和徐沐謙二人……

「莞伊,」徐沐謙柔聲說道:「你哥哥,他喝醉了!現在……」

「我哥哥他人在哪裡?」霍莞伊瞬間不淡定了。

徐沐謙將霍莞伊按回床上,緩緩地繼續說道:「你哥哥沒事,只是睡著了,還沒醒!等他醒了,我去接他!」

霍莞伊一臉擔心地嘀咕道:「怎麼會這樣?到底喝了多少啊?」

徐沐謙將霍莞伊的擔憂盡收眼底,柔聲對霍莞伊說道:「莞伊,你哥哥用酒灌醉自己是因為捨不得你!你要體諒他的一片苦心,他是為了你好!以後你會明白的!」

霍莞伊撅著小嘴賭氣地說道:「明明就是不要我了!」

徐沐謙只是一眼便將霍莞伊的小心思看穿,輕撫著霍莞伊的小臉,柔聲說道:「我去給你拿些吃的,吃完了你先睡一覺,明天和哥哥好好談談!」

霍莞伊一聽,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。

徐沐謙前腳剛走,門外的仨人便擠了進來……

「小丫頭,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?」家庭醫生挑著眉問道。

霍莞伊瞪著貓兒般的大眼睛,傻乎乎地盯著家庭醫生,微微歪著腦袋,一臉疑惑。

家庭醫生看著霍莞伊呆萌模樣,忍俊不禁,在手機上輸入自己的名字,往霍莞伊面前一放,自我介紹道:「小丫頭,我是你家的家庭醫生!這是我的名字,記住了!」

「容,」霍莞伊一臉認真地念道:「Fei?妃?容妃?」

司洋一聽,捂著肚子哈哈大笑,就連一向嚴肅的赫連燁也將頭別向一邊,強忍著笑……

家庭醫生滿臉黑線,黑著臉糾正道:「容!玘!Qi,三聲,玘!玘!玘!」

「唔!」霍莞伊恍然大悟:「玘!容玘!乍一看,還以為是容妃呢?」

容玘一臉黑線,十分蛋疼:玘和妃差別那麼大!這小丫頭是故意的吧?小樣兒,降不住你,哥的痞醫稱號豈不是要不保了? 依靠戰艦數量足夠多,就算被動挨打一時半會也打不完這唯一優勢,拉帕頓總算是讓艦隊順利升到了高空。

可就在這個時候,他卻發現在周圍的森林中,有不計其數的戰艦同時升了起來!

發現這麼多不明戰艦同時從森林中升起,拉帕頓就知道,他又被包圍了……

確實,他有被包圍了。

當卡琳娜帶領空魔戰士埋伏在貨船內的時候,洛奇和貝格則是帶領艦隊埋伏在了森林,在看到拉帕頓所率領的艦隊升空后,他們就帶領艦隊出現了。

現在如果將戰場的局面畫出來,就能清楚的看到,二十多艘貨船位於畫面的正中心,拉帕頓的艦隊位於商船周圍,而洛奇等人的部隊則是在更遠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包圍圈,將拉帕頓的艦隊包圍在其中。

反觀拉帕頓,當他看到洛奇所指揮的艦隊升空后,心裡就是一沉,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這次要完了,但等到他仔細看向遠處的艦隊時,卻忽然的發現自己似乎還有一線生機!

這一線生機,就是洛奇雖然將他們包圍了,但距離卻很遠!

婚心計 是這樣嗎?

還真是!

洛奇他們雖然想到了這個雙重埋伏的計劃,但有一件事他們卻解決不了,那就是讓空魔小隊埋伏在貨船里是沒問題的,可這麼多戰艦怎麼才能藏到森林內?

雖然為了這次埋伏,他們特意挑選了這個地點,但是別忘了三城所組成的聯軍足有八十艘戰艦呢,這八十艘戰艦藏在什麼地方?

藏在森林裡倒是可以,可萬一被發現了呢?

所以為了不被拉帕頓提前注意到,洛奇讓艦隊一直飛到了戰場範圍以外,這才選擇降落,而這種做法雖然讓他們沒有被提前發現,可是當其現身的時候,距離拉帕頓的艦隊卻是比較遠。

這就讓拉帕頓看到了一線生機。

「立刻集中所有戰艦,突圍!」

原本心灰意冷的拉帕頓敏銳的察覺到了這個機會,立刻下達命令,緊跟著他所在的旗艦就向著距離自己最近的敵人沖了過去。

隨著旗艦全力加速推進,整支艦隊就齊齊掉頭,全部跟隨旗艦一同開始了突進。

說來也巧,拉帕頓突進的方向,正好是洛奇所在的方向,因此發現敵人有殊死一搏的打算后,洛奇也是馬上下達了命令:

「做好戰鬥準備,把敵人攔下來!」

下達完戰鬥命令,洛奇所在的戰騎號就一馬當先,帶領周圍的十餘艘戰艦向著敵人迎了上去!

與此同時,卡琳娜也是率領空魔小隊追上了拉帕頓的部隊,她自然也看出了對方的打算,與之相同的還有遠處的貝格,此時貝格正站在自己旗艦的船頭,同樣在不斷下達著命令。

「全速前進! 花開說愛你 快!快!快!」

沖著船長大聲吼著,貝格少見的表現出了對戰鬥的急迫。

也難怪他著急,因為現在的局勢,是拉帕頓的部隊雖然被包圍,並且遭受了空魔小隊的襲擊,但由於包圍圈擴的太大,進而給了他突破包圍的機會,並且拉帕頓的艦隊雖然遭受了空魔戰士的攻擊,可主力尚存,戰艦的數量少說還有三十艘以上,反觀洛奇身邊的戰艦卻不到二十艘,這也就是說,至少在包圍圈收攏前,拉帕頓面對洛奇反倒在艦隊數量上是有優勢的!

所以當拉帕頓率領艦隊急速向洛奇逼近時,卡琳娜也率領空魔小隊追了上去,但是面對空魔小隊的攻擊,拉帕頓根本不管不顧,就是一股腦的猛衝。

另外一邊的貝格雖然也在盡最快速度趕來,但苦於包圍圈擴的太大,他哪怕心裡急的要命,也還是沒辦法立刻支援洛奇。

這樣一來,分分鐘時間過去,拉帕頓與洛奇就遭遇了!

「開炮!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