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
“謝謝。”宮野志保看了看自己白皙素潔的皓腕上亮麗的紅繩,輕聲道了聲謝。

“謝謝。”宮野志保看了看自己白皙素潔的皓腕上亮麗的紅繩,輕聲道了聲謝。

“謝謝。”宮野志保看了看自己白皙素潔的皓腕上亮麗的紅繩,輕聲道了聲謝。

“不用,走吧。”端木軒給了她一個陽光的笑臉。

“誒,你們想見我曾祖母啊,這可不行呢,我曾祖母正在爲明天的慶典做着準備呢。”宮野志保和端木軒來到了神社,就直接來見神社的具體負責人島袋君惠了。

島袋君惠是個看上去很可愛的女孩子,此時身上穿着的神社服裝,更是爲她加分不少。

端木軒在一旁好笑的打量着她,什麼曾祖母,壓根就是你自己假扮的罷了。

宮野志保像是感受到了什麼,她奇怪的瞄了眼端木軒。

“那請問一下,我們什麼時候能見到你曾祖母。”宮野志保平靜的望着島袋君惠。

“這個啊,估計要等明天的慶典結束了。”島袋君惠歪着頭想了想說道。

其實她面對宮野志保和端木軒壓力還是蠻大的,因爲他們身上都是一襲黑衣,標準的日本黑-幫的裝束,如果不是端木軒看上去很和善,而宮野志保雖然冷,但也感覺不像什麼壞人的樣子,她都不會理會宮野志保和端木軒。

“對了,在儒艮慶典上我們會隨機發放三支儒艮之鍵,前面是領取號碼牌的地方,你們可以在那裏領兩個號碼牌哦,說不定你們就被選中了呢。”島袋君惠指着不遠處排着的一條長隊說道。

“好的,謝謝。”宮野志保微微想了想,道了聲謝,帶着端木軒離開了。

“接下來怎麼辦?等到明天嗎?”端木軒微笑着看着宮野志保,幸好琴酒不在這裏,要是琴酒,估計直接就動手了,哪會等到明天。

“恩。”宮野志保微微點了點頭,“你剛剛發現了什麼嗎?”

“哦,沒有啊!”端木軒好笑的看着宮野志保,果然不愧是哀殿下,觀察的倒是很仔細。

……

“儒艮慶典在晚上舉行,我們等下去調查下兩年前島上神社的火災,我總感覺島上的人隱瞞了什麼。”

人魚島上的一家餐館裏,宮野志保透過窗子,看着不遠處的海平面,淡淡的說道。

“你說了算,我現在可是你的保鏢。”端木軒笑嘻嘻的看着宮野志保清冷的側臉。

“對了,志保,我有個問題想問問你,你能給我明確的答案嗎?”突然,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的樣子,一臉的凝重。

“嗯?”宮野志保頭一次看見端木軒這麼嚴肅的樣子,有些發愣,心裏不可自制的有些想歪了,通過這兩天的觀察,她也發現了,端木軒對她的態度總是透着股親密的味道。

“你們組織的boss是誰?”端木軒認真的看着宮野志保,這始終是他心中最大的忌憚。

“哈!”聽到端木軒不是像她心裏想的那樣,問那個問題,宮野志保有些呆萌的愣了愣,不管她馬上就反應了過來,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也不知道?”端木軒輕皺了皺眉頭,仔細的看着宮野志保的臉,試圖從她臉上分辨出這話的真實性。

“我確實不知道,我從來沒有見過那位先生,交流都是通過電話交流的。”宮野志保坦然的直視着端木軒。

“那你對那位先生的身份有什麼猜測嗎?”端木軒追問道。

“沒有。”猶豫了一下,宮野志保微微搖了搖頭。

端木軒有些失望的看着宮野志保搖頭,想了想,他從風衣口袋裏掏出一個檔案袋。

“你能幫我排除一下那位先生的身份嗎?”

宮野志保輕皺了皺眉頭的看了眼端木軒手中的檔案袋,沒有接過來,而是平靜的看着端木軒,“你爲什麼對組織boss的身份這麼感興趣?你應該和組織沒有任何的利益衝突吧。”

“我不喜歡有比我還神祕的傢伙隱藏在周圍。”端木軒沒有正面回答宮野志保,而是貌似答非所問的說道。

他當然要知道這個boss的身份了,這個boss可以說是他最大的威脅,隱藏在暗處,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冒出來給他致命一擊。

面對端木軒含糊其辭的回答,宮野志保沒有說什麼,想了想,還是接過了他手上的檔案袋。

“你好像瞭解很多的樣子。”打開檔案袋,宮野志保有些吃驚了,裏面是一大堆照片,還有關於照片上的人的資料,都很詳細。

面對宮野志保的驚訝,端木軒神祕一笑,然後就是迫不及待的問道,“你看看這裏面有沒有你覺得可能是boss的人。”

毛利小五郎,38歲,私家偵探,嗜酒,貪財……

阿笠博士(本名就叫阿笠博士),52歲,無業,熱衷於科學實驗,自稱爲天才科學家……

工藤優作,妃英理,工藤有希子,鈴木園子,黑衣盜一……

宮野志保看着手上的資料,越看心裏就越驚訝,她手上足足有十幾個人的詳細資料,資料裏詳細的註明了每個人的生平事蹟,有些甚至是很隱祕的事,隨着資料一起的還有大量的生活照。

端木軒緊張的盯着沉默的看着資料的宮野志保,他給宮野志保的資料都是他這幾年私下裏收集的,都是前世網上大家猜測的大boss的熱門人選,本來還有很多的,但他自己也通過資料排除了一些。

“如果你的資料沒錯的話,這幾個人都不是。”宮野志保仔細的看完手上的資料,從裏面挑出了幾張照片遞給端木軒。

嗯!端木軒連忙接過,凝視着手上的照片,他手上有7張照片,分別是毛利小五郎,阿笠博士,工藤優作,妃英理,工藤有席子,鈴木園子,白鳥任三郎。

看過手中的照片,端木軒鬆了口氣,他身邊的人基本上都被排除了,特別是阿笠博士,毛利小五郎和工藤優作,他以後就不用提心吊膽的防着他們了,其實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,他在阿笠博士和毛利小五郎身上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,基本上就已經排除了他們,但慎重起見,他還是沒有放鬆警惕。

“你能確定嗎?這對我很重要。”端木軒認真的看着宮野志保,想再確認一遍。

宮野志保猶豫了一下,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那我就放心多了,只要不是隱藏在我身邊的人就好了。”端木軒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。

“你很相信我?我們認識才沒多久吧,我這已經算是出賣組織的行爲了,你認爲我會爲了一個認識沒多久的人出賣組織?”看着端木軒鬆了口氣的樣子,宮野志保移開目光,看向窗外的碧藍的大海。

“當然,我相信你。”端木軒沒有絲毫猶豫的就回道,經過幾次接觸,他已經可以肯定,宮野志保是和動漫裏一樣的性格,而按照動漫裏哀殿下的性格,她是個善良的人,同時自身也很討厭那個黑衣組織,對那個組織絕對沒有任何的歸屬感。

而且,剛剛他給宮野志保的資料是他已經排除過一遍的人,拿出來不過是慎重起見,確認一下罷了。

還有一些資料他沒有拿出來,比如…宮野厚司… ?軒到底去幹嘛了?突然的就離開了,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爲前天的事生氣,不過軒真是厲害呢,我一點線索都沒有的時候,他竟然就已經洞察了一切,軒以前到底是幹什麼的?會武術,看手上的繭,槍法肯定也不錯,推理能力也這麼強,真的是像他說的那樣,僅僅是個退伍軍人嗎?

一艘渡輪的甲板上,柯南小手撐着下巴,望着碧藍的大海,心思早就回到了前天的那起殺人事件上,那件事對他影響還是蠻大的,雖然他以前就隱約的感覺端木軒有很強的推理能力,但沒想到那麼強。

在他一點線索都沒有的時候,端木軒就看穿了一切,這讓端木軒在他心中本來就神祕的身影更是蒙上了一層面紗。

“柯南,美國島要到了,等下我們就要下船了。”下面傳來小蘭清脆的聲音。

“恩,知道了,小蘭姐姐。”柯南應了一聲,走下甲板。

“喂!小鬼,不準亂跑,等下你走丟了,我可不會去找你!”迎接他的是毛利小五郎不滿的抱怨,“這小鬼真是不乖,要是能像小軒一樣就好了,從來不要人擔心。”

喂!喂!不就是軒哥哥給你送錢了嘛!用得着什麼事都要拿我和軒比比嗎! 花瓶女配開掛了 柯南瞪着死魚眼,心裏吐槽着。

“哪裏啊爸爸,柯南也很乖的好吧。”小蘭的話讓柯南有點欣慰,不過馬上他又無語了。

劍驚九天 “不過好像確實是小軒比較乖一點呢。”

喂喂!你們真是夠了啊,都被軒那副乖小孩的樣子給欺騙了好吧,他纔不是什麼乖小孩呢,前天還打斷了一個人的手。

柯南欲哭無淚,從他變小以來,他就一直籠罩在萬惡的“別人家的孩子”的陰影下。

“哈哈,總算到了,美妙的免費旅行就要開始了。”一下船,毛利小五郎就是興奮的一聲大笑,成功的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。

“爸爸,小聲點啦。”小蘭丟臉的拉了拉毛利小五郎的手,感覺有些丟人。

柯南更是裝作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,離他遠了幾步,明明軒的哥哥給了他那麼多錢,卻還這麼在乎這些小錢。

“哈哈,我不是高興嘛,小蘭你下次多給我賣點啤酒,說不定還能中獎呢。”毛利小五郎興奮的搓搓手。

“真是的,老爸,你夠了,中獎這種事怎麼可能經常有,我和柯南都餓了,先去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。”

“嗨!嗨…”

柯南瞪着死魚眼的隨着毛利小五郎和毛利蘭走進了一家西餐廳,沒想到,這種小島上竟然還開有西餐廳,他心中有些感嘆。

那!那是!

柯南眼神掃過西餐廳裏一個靠窗的座位,瞳孔猛的一縮,臉上閃過一絲驚恐,黑衣人!!?

在他視線的盡頭,一張靠窗的座位上,赫然坐着兩個穿着黑色風衣,頭上還披着黑色斗篷的人。

柯南臉色有些難看,他掙脫了小蘭牽着他的手,慢慢的靠近那兩個黑衣人,打算換個角度,看看那兩個人長什麼樣。

但還沒等他過去,靠窗座位上的一個黑衣人就像感覺到了什麼的樣子,突然看向他這邊。

蒼大哥!!?

端木軒震驚的看着那個黑衣人。

而此時看着柯南的端木軒也震驚了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我看到了什麼?柯南?

剛剛他就感覺到了有人在盯着他,開始他還沒在意,畢竟像他們這麼拉風,吃個飯還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可不多,但過了會,他感覺那個人還在盯着自己,就有點好奇了,回過頭來想看看是誰,但萬萬沒想到,他一回頭竟然看見了“死神”。

我-日了個去,柯南怎麼會在這裏,柯南不是應該下屆儒艮慶典纔會出現在人魚島嗎?難道是蝴蝶效應?人魚島事件要提前發生了?

“等下注意點,那個就是工藤新一,不要被他發現了什麼破綻,他正義感比較強。”端木軒低聲提醒了一旁的宮野志保一聲,就一臉笑意的走向柯南。

“柯南,你怎麼會在這裏?”

“蒼大哥你爲什麼穿着黑色的衣服。”柯南沒有理端木軒,而且一臉凝重的盯着他的臉。

我穿黑色衣服怎麼了?端木軒愣了愣,隨即馬上反應了過來,“柯南,你真是會瞎想啊,如果我是那個組織的人,你可活不到現在。”

他玩味的看着柯南,這柯南還真是多疑啊!

“蒼大哥你不是那個組織的人?”柯南死死的盯着端木軒的臉,企圖在他臉上看出什麼。

“當然不是。”端木軒回答的很堅定。

自己果然是有些疑神疑鬼了,蒼大哥怎麼可能是那個組織的人,軒可也被灌下那種藥變小了,而且蒼大哥上次還暴露了那麼多那個組織成員的代號,要是他是那個組織的人,犯不着這麼做,柯南心裏鬆了口氣,放鬆了下來。

“那蒼大哥怎麼會出現在這裏?那邊那個人是誰?”柯南好奇的看了眼還在位子上坐着的宮野志保問道。

“喂!這個問題該是我問你好吧,那個是我朋友,我們是來這裏玩的。”端木軒笑道。

“柯南!你跑哪裏去了,我和爸爸在到處找你呢。”

“誒!端木先生?你怎麼在這裏?”

找不到柯南人的小蘭和毛利小五郎跑過來了,意外的發現端木軒竟然也在。

“哦!毛利先生和小蘭啊,我是和朋友出來玩的,聽說這裏有人魚,就跑過來看看熱鬧了。”端木軒笑着說道,沒有要給他們介紹宮野志保的意思,而是轉移了話題,“對了,你們怎麼會在這裏呢?”

“哈哈,端木先生,好久不見了,小蘭給我買啤酒中獎了,獎品就是美國島兩日遊。”毛利小五郎得意的大笑道。

中獎!端木軒有些無語,前世從動漫裏,他就瞭解到了,小蘭是個運氣無敵的人,玩撲克,500多集都沒輸過一把,平時中獎神馬的,那更是家常便飯。

但這中哪裏的獎不好,偏偏也要來人魚島,不知道柯南的死神命格會不會帶過來,而且,讓柯南和宮野志保提前碰面了,不知道會不會影響以後的劇情。

端木軒感覺有些頭疼,硬着頭皮跟毛利小五郎和小蘭瞎扯着,不叫他們坐下一起,也不介紹宮野志保給他們認識。

但柯南偏偏還不如他意,剛剛他就感覺蒼大哥有些奇怪了,端木蒼在他印象中,不是個這樣失禮的人。

所以他一直在仔細的觀察着端木軒和坐在一旁冷眼旁觀的宮野志保,當看到了他們的手腕的時候,他感覺自己好像明白了什麼。

“蒼大哥,那是你女朋友嗎?我看她手上戴着和你手上一樣的紅繩呢。”柯南裝作小孩子的樣子天真的問道,心裏卻在陰險的得意着。

“嗯?”端木軒本能的感覺有些不對勁。

“端木先生!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,明明都有成實醫生了,外面卻還有別的女孩子!”馬上他就知道是哪裏不對勁了,被柯南的話吸引了的小蘭看向端木軒和宮野志保的手腕,立馬發現了他們手腕上的紅繩,小蘭一聲驚呼,然後就是憤怒的看着端木軒。

“哈!”端木軒有些發愣。

“真是看錯端木先生你了,原來你和那些有錢的花花公子沒什麼兩樣。”小蘭生氣皺着眉頭,對淺井成實印象不錯的她有些爲淺井成實打抱不平。

我去,這下端木軒總算反應過來了是什麼情況,他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了,不用回頭,他都能感覺到宮野志保看向他的目光有些發冷。

“小蘭,拜託,我和成實醫生什麼關係都沒有好吧。”端木軒有些欲哭無淚。

“端木先生,你不要狡辯了,上次成實醫生明明說過你睡她…唔。”小蘭還想說些什麼,但她已經被毛利小五郎捂住了嘴。

“端木先生,不要聽小蘭瞎說,上次我們什麼都沒看到,哈,什麼都沒看到。”好歹也收了端木軒錢,毛利小五郎還是知道幫忙的,他心中也有些感嘆,原來端木先生也是個花花公子來着,而且手段不低的樣子,兩個女孩子,一個比一個漂亮。

端木軒這會兒已經老淚縱橫了,這沒有的事,給他們越描越黑了,自己抹都抹不乾淨,他回頭看向宮野志保,果然,她眼中一片寒霜。

你們真是夠了啊! 極致纏綿:霸寵腹黑妻 ?“喂,喂,你不會真的生氣了吧,他們都是瞎說的啊,壓根就沒那回事。”

人魚島大街上,端木軒無奈的跟着宮野志保,低聲的解釋道。

剛剛他硬着頭皮和小蘭他們解釋了一陣,看沒人相信他,他就先拉着宮野志保離開了。

“那是你自己的事,我爲什麼要生氣?”宮野志保的聲音很平淡,不過心裏卻是很不舒服,不知道爲什麼,聽到端木軒竟然和別的女孩子很親密的,她心中就不由自主的感覺有些煩躁,就像是自己的東西被別人搶走了的感覺。

“拜託了,真是服你了,明明有生氣了好吧。”端木軒敏銳的聽出了宮野志保語氣裏的一絲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,這在前面可是沒有的。

“那個女孩子是我的僱主,我上次是去出任務了,你可以去查一查前段時間的新聞,月影島事件,報紙上有。”端木軒認真的看着宮野志保,他只能這麼說了,如果宮野志保再不信的話,那他也沒辦法了。

“那不關我的事。”聽了端木軒的話,宮野志保心中莫名的有些放鬆,不過表面上她還是一副冷淡的樣子。

“好好,不關你的事。”端木軒聽出了宮野志保語氣沒有了那股冷淡的意味,心裏才鬆了口氣。

哼哼!柯南,你等着,看我回去怎麼整你。

端木軒有些危險的在心裏哼哼道,他可沒有忘記這事的始作俑者。

……

人魚島,一條陰暗的小巷裏。

端木軒倚着牆壁,靜靜的看着遠處的一道倩影,和一個人交流着什麼。

“好了,我們該回去了,這次看來是白來了。”宮野志保走到端木軒身旁,輕皺了皺眉頭說道,同時向端木軒伸出一隻手。

“哈?”看着眼前佳人的青蔥玉指,端木軒有些反應不過來她要幹嘛。

“糊塗殺手先生,錢啊,你認爲打聽消息是不要錢的嗎。”宮野志保少有的白了端木軒一眼。

“額,我給你免費做保鏢,你還要用我的錢啊。”端木軒無語的看着宮野志保,不過還是從口袋裏掏出一沓鈔票遞給她。

“我可不像你那麼有錢,隨身都帶着大量的現金。”宮野志保接過端木軒手上的錢,微微撇了他一眼,就轉身去給那邊那個人付錢了。

“這個島上的人魚傳說是假的,那個長壽婆也不過是前面那個島袋君惠假扮的。”走在回酒店的路上,宮野志保向端木軒解釋着。

“哦!”端木軒毫不意外的點點頭,這個情況他早就知道了,“接下來我們就要離開了嗎?”

他有些失落。

“恩。”宮野志保輕輕的點了點頭,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